各自表述Vs.見解犀利 節自~陳長文會客室~九二共識爭「翻案」 無聊透頂 九二共識爭「翻案」 無聊透頂 【聯合報╱陳長文/法學教授(台北市)】  民國七十九年,大陸偷渡來台民眾增多,台灣缺乏管道遣返大陸人民,遂採原船遣返,而那些「原船」,多半老舊殘破,一旦失去動力,就只能漂流汪洋,而釀成悲劇。  當時海基、海協尚未成立,筆者以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秘書長的身分銜命前往金門,與大陸的紅十字會代表 韓長林 先生,簽署了自國民政府遷台 代償以來,兩岸第一個協議「金門協議」,為兩岸的遣返問題,提供了沿用至今的人道框架。  當時雙方也各有主權與國家尊嚴的堅持,但若落入主權爭執,什麼都不必談了。於是雙方有默契的在金門協議中,完全不提「中華民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等與主權定位有關的詞彙。全文中既無「台灣」二字,也沒有「中國」一詞。  即便如此,大家還是僵在落款的日期上。大陸方 租屋面堅持以西元紀年,我則堅持以民國紀年。後來的解決方式是各簽各的,於是一份文件上,出現了兩種紀元,大家「各自表述」,比所謂的「九二共識」還早了二年。  為什麼要說這個故事?筆者想說的是,在「九二共識」也就是「一中各表」變成一個「名詞」前,一中各表的作法,早在九○ 年兩岸第一個協議的交涉中,即成為雙方的默契。雙方有默契地迴避爭議,就如同馬英九曾說的「不求相互承認, 土地買賣但求相互不否認」,正是這種建設性的模糊,使得兩岸對立數十年後的第一個協議得以誕生,偷渡客、刑事犯等得以安全和人道的遣返,兩岸交流得以開展。  最近國民黨年度例行性文件「中心任務」未將九二共識列入,引起所謂「深藍」群眾強烈反彈,今天國民黨中常會準備重新討論,不管列或不列,大概都有不滿的人。看在最先踐行「一中各表」的筆者眼中,實在有種「天下無事,庸人自擾」的感覺。  要知道,一中各 租辦公室表是兩岸協商的「現實原則」,九二共識也好,一中各表也罷,重點在於做,而不在於說。即便在九○年代,這些名詞並不存在,但卻是兩岸協商的實際準則。  而且說實在話,別說國民黨的政綱仍保有九二共識,就算沒有又如何?最近幾年台灣競爭力節節下滑,消費者物價指數漲幅是十三年來最高,許多人民連「吃飽」都成奢求,對比這些迫切的人民痛苦,九二共識在一個區區在野黨的內部例行文件上有沒有列入,真有那麼重要嗎?  當在野黨?建築設計雂O質疑執政黨只問入聯不問民生,當全國人民對執政者最失望之處也是在於民生經濟搞不好時,這時候所謂的「深藍」,卻為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國民黨內部文件上有無「九二共識」之虛名文字打轉爭鬧,這不是和堅持意識形態治國全力拚入聯公投、置民生於不顧的執政黨一般「不食人間煙火」、「不知民間疾苦」、無聊透頂嗎? 【2007/11/07 聯合報】 ------------------------------------------ 以下節自~回歸原點...........92共識應改為92默契 九二共識案 藍軍進退 21世紀房屋仲介維谷 聯合報╱林濁水/民進黨籍前立委(台北市)】2007.11.09 03:43 am 陳長文七日「九二共識爭翻案,無聊透頂」一文指出,目前九二共識的爭論是無聊透頂。陳大律師見解非常犀利,他指出,在沒有九二共識的名詞前,紅十字會反而能在兩岸文件上做到西元紀元與民國紀元各自表述的空間,這一個回顧非常有意義,因為在有了九二共識這一名詞之後,台灣擁有的各自表述空間反而完全消失,其理由值得藍軍進一步檢討。 當時西元、民國紀元可以有各自表述的空間,應該是把空間擺在不必言喻的「默契 買屋」上的緣故。由於默契,所以各自表述就是雙方保留在符號上可以不承認又不否認的模糊空間。但是,提升到明確文字的共識,中國如接受,就等於對對方堅持中華民國等符號的權利合法性加以承認,這在充分理性化前的中國是做不到的,於是只好全盤否認。 國民黨把默契檯面化、文字化之後,除使得中國不得不反對各自表述的空間之外,也因為九二共識中「一中」的統派色彩而在今天大選中受到社會的質疑。不只如此,在對國際宣傳上也沒有好處,因為如真有所謂共識,國民黨固可向國際宣傳一中就是中華民國,而北京當然就一 酒店工作中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雙方解釋權的大小在國際上非常清楚。 國民黨把各自表述由默契明文化,可以說在對中國、對台灣社會、對國際三方都虧了,那麼為什麼這樣做,那要看國民黨提出這主張的時空背景,國民黨早不提出,晚不提出,下台了才提出,是因為國民黨當時誤判形勢,認為台灣社會基本上是反台獨的,因此為了重獲執政權,萬事莫如反獨先,同時又認為當時各自表述空間那麼有價值,如只維持默契之下,有如錦衣夜行太可惜了,所以迫不及待地非點燈照亮自己不可,這樣大可把民進黨比下去。 沒料到,早在聯合報一九九七年七月的民調,如 好房網果只提示統一和獨立兩種選擇,支持台獨者已超過統一。現在甚至另有其他民調,接受改國號入聯的都高達六、七成。於是當日之是,今日成非,然而要把「本來無一物」的共識回歸默契而非明文,卻又激起深藍基本教義派的憤怒,真是進退維谷。 從這件事,我們的教訓是兩岸之間彼大我小,對方又未充分理性化,因此我們在政策拿捏上切忌好大喜功,凡事張揚。最近北京拋出和平協議亦應如是觀。【2007/11/09 聯合報】 聯合國觀察員列表 紅十字國際委員會 ── 1990年10月16日(A/RES/45/6) 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 ── 1994年10月19日(A/RES 信用貸款/49/2)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lyzyhrnj 的頭像
olyzyhrnj

狗仔隊

olyzyhrn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